典型医案

滋阴降火、活血固表法治疗汗症

患者,女,66岁,干部。全天出汗年余。患者白天夜晚均出汗,尤以夜出汗明显,晨因衣衫湿常需换衣,自觉手足心热,口燥咽干,夜寐多梦,胸时有闷感,舌质紫暗有瘀点,舌苔薄黄,脉数。既往有冠心病,脑供血不足病史。中医诊断为胸痹,汗证,阴虚火旺兼瘀血阻络。治法以滋阴降火,固表止汗,辅以活血祛瘀。方用当归六黄汤合血府逐瘀汤加减,药用当归12g 生地黄15g 熟地黄15g 黄芩10g 黄柏10g黄连6g 黄芪15g 知母10g 地骨皮10g 牡蛎20g 五味子10g 乌梅10g 桃仁12g 红花10g 川芎10g 枳壳10g 川牛膝12g 桔梗5g 生甘草6g  7剂,每日一剂,分早晚2次分服。

    二诊:经服7剂后,出汗有明显减少,身和手足热减轻,胸闷感好转。但仍有汗出,口干不适,原方减知母、地骨皮及黄连等降火药物,增加沙参、麦冬各15g等滋阴药物。续服10剂。


    三诊:用药感昼夜已基本不出汗,全身轻松,口燥咽干好转。有效坚守方,续服共28剂,诸症消失。

    按语:张介宾曾说:“自汗盗汗,亦各有阴阳之证,不得谓自汗必须阳虚,盗汗必须阴虚也。”本患者以盗汗为主,白昼少量出汗,兼有胸闷,舌紫暗有瘀点,说明阴阳俱虚,以阴虚为主,兼有阳虚和血瘀。曾用多种治疗未获效,患者兼有冠心病,“故应该审查患者有没有瘀血证并从久病夹瘀,久病必瘀考虑从瘀论治”【3】,从瘀血论治自汗、盗汗有一定的必然性,瘀血也可导致自汗、盗汗。故用当归六黄汤以滋阴清热,加用知母、地骨皮更加重去除虚火内灼,当归、生地黄、熟地黄滋阴养血,以制阳光;黄连、黄芩、黄柏苦寒清热,泻火坚阴;牡蛎、五味子、乌梅敛阴止汗;黄芪益气固表。用血府逐瘀汤,药用桃仁、红花、川芎、川牛膝、枳壳以活血祛瘀行气,可改善气滞血瘀,瘀血阻络,气血不畅,共凑滋阴降火,活血化瘀,固表止汗之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