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承之路

复发性口腔溃疡治验

请在这里输入文章的具体内容复发性口腔溃疡,中医称之为“口疮”、“口疡”、“口糜”等,临床以口腔粘膜发红,溃烂为特征。本病初起症状较轻,可见口干,不思饮食,食觉无味。若病情发展,其症状表现主要是口舌出现单个或多个黄白色溃疡点,多发生于唇内侧,其次舌尖、舌缘、舌腹、两颊、舌底等部位,每次出现一个或几个,初起为小红点,逐渐形成黄豆大溃烂,局部糜烂红痛,反复发作,缠绵难愈。


本病发病机理还不十分明确,可能与自身免疫功能失调,内分泌及胃肠功能紊乱,精神刺激,维生素及微量元素缺乏等因素有关。


中医认为本病发于口腔局部但却与全身脏腑功能失调密切相关。《圣济总录》谓:“口疮者,由心脾有热气冲上焦,熏发口舌,而为口疮”。强调了心、脾二脏与口疮发病的关系。清·齐秉慧在《齐氏医案·口疮》中提出“口疮上焦实热,中焦虚寒,下焦阴火,各经传变所致,当分辨阴阳虚实寒热而治之”,认为上焦实火熏蒸,中焦虚寒,下焦阴火上炎或脾虚湿困均为本病之病机。


辩证是中医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的最主要方法。临床体会将本病分为脾胃积热型,阴虚火旺型,阴损及阳型。具体介绍如下:


一、        
脾胃积热


〔案例〕李某,女,52岁。2011年5月10日初诊。患者近二年来一直患口腔溃疡,时轻时重,曾采用中西医治疗,多次发作迁延难愈,甚为痛苦,多处求医无效。证见口唇左内侧及舌尖和牙龈有多个黄白色糜烂溃疡面,大者如黄豆,边缘发红,疼痛,伴口干,口臭,烦躁,舌淡红,苔薄,脉细数。


辩证:脾胃积热


治则:清胃凉血,和血凉营,托里生肌


初诊治法:黄连10g,生地黄10g,丹皮10g,当归6g,升麻6g,生石膏15g,黄芪20g,白术10g,赤芍10g,紫草10g。7剂,每日一剂,水煎服。


二诊:服药后溃疡面明显缩小,疼痛减轻,口臭、口干好转。上方加党参15g,甘草6g。续服6剂。


三诊:口腔溃疡痊愈,其他症状也明显好转,效不更方,按上方加减调治七日,至今口腔溃疡未再复发。


按语:患者为脾胃积热型口腔溃疡,反复发作,经久不愈。选用清胃散加减。黄连为君药,直折脾胃之火,大苦大寒,泻火解毒。胃为多气多血之脏,胃热每致血亦热,故以生地,丹皮凉血清热,生石膏清热泻火,升麻入胃,辛甘性凉,解热毒并散积热,与黄连配伍则降浊升清,可宣达郁遏之伏火。方用当归,赤芍,紫草,养血活血,以助消肿止痛之功效。方用黄芪,党参,白术,具有补中益气,健脾生血,托里生肌之功,使口腔溃疡得愈。


二、        
阴虚火旺


〔案例〕邹某,男,46岁,工人。2011年3月6日初诊。自述1年前有口腔溃疡,常反复发作,伴有食欲减退,口燥咽干,心烦急躁,溃疡处疼痛,失眠多梦,脚手心热。左口腔颊部有一黄豆大溃疡,舌缘和唇内各有一绿豆大小溃疡,表面溃烂,红色疼痛,大便干结。舌质绛红,苔薄黄,脉细数。


诊断:口疮


辩证:心脾积热,阴虚火旺


治则:滋阴降火,透除虚热,健脾生血,托里生肌。


方用甘露饮加减:生地黄10,熟地黄10g,天门冬10g,麦门冬10g,黄芩10g,茵陈10g,石斛10g,枳壳6g,黄芪20g,党参15g,白术10g,当归6g,紫草6g,赤芍6g,大黄6g。7剂,每日1剂,水煎服。


二诊:服上方感疼痛,口燥咽干减轻,睡眠有改善,大便通畅,溃疡缩小。上方去大黄加玄参10g,丹参15g,甘草6g。继服7剂。


三诊:口腔溃疡已愈,症状大大改善,坚守原方5剂,以巩固疗效。患者治愈,未再来诊。


按语:方中用生、熟地、天门冬、麦门冬、石斛,二诊增加玄参,皆为滋阴养液之品,壮水以制胃肾之虚热,黄芩清热,茵陈清热利湿,枳壳降气和胃,使气降火亦降,大黄泻热通便,凉血解毒,逐瘀通经。紫草凉血解毒,养阴润燥,解毒消斑。方用黄芪,党参,白术,有补气健脾生血,托里生肌之效。加用当归,赤芍,养血活血,以助消肿止痛,促进溃疡愈合。


三、        
阴损及阳


〔案例〕吴某,男,65岁。2010年11月8日初诊。自述口疮反复发作3年。病时疼痛难忍,心情烦躁,影响进食,曾求中西医反复治疗,服用抗生素、维生素,中医用许多清热解毒药,滋阴降火药亦无效。刻诊:舌边两侧溃烂,如黄豆和绿豆大小各一个,右侧齿龈处有一黄豆大小口疮,表面见灰白色糜烂粘膜,周围微红,语言不便,流口水。夜间腹胀,大便头硬,小便清长,畏寒,四肢不温。舌质淡红,苔白极润,脉沉稍数。


辩证属真阴亏耗,虚火上炎,病延日久,阴损及阳。


治宜苦寒清热,降少阴之虚火,扶正阳之不足。


方宗附子泻心汤加味:大黄4g,黄连6g,黄芩6g,附子9g,党参15g,肉桂2g,白术10g,陈皮10g,当归6g。6剂,每日1剂,水煎服。


二诊:症状见好转,疼痛减轻,溃疡面缩小,语言流畅,流口水减少,大便微溏,小便复常。上方增生地、麦门冬各10g,甘草6g。以增养阴清热之力,赤芍10g,与当归合增加活血生血之效。减大黄。


三诊:上方续服6剂,溃疡基本消失,腹不胀,睡眠改善,不畏寒,四肢转温,大小便复常。舌苔白,脉微数。继减黄连、黄芩,曾玄参10g,茯苓10g,每日一剂,连服7剂,以善其后,巩固疗效。


按语:本例患慢性口腔溃疡病,缠绵难愈,反复发作3年,久病体虚,劳倦心脾,阴液暗耗,病情反复,正气亏伤,过多用苦寒伐伤阳气,苦燥耗竭阴津,则犯虚虚之戒。故临床所见,多阴损阳弱俱存,处方遣药当寒热温凉并用,故方选附子泻心汤一方,清热兼以温养。方中黄连,“善入心而清热,心中之热清,则上焦之热皆清;”黄芩除上焦之余热,配大黄同煎,“性虽趋下而又善清在上之热,”且能“降温热”,导热下行,虽便溏用之无妨。用附子者,《景岳全书》曾谓:“口舌生疮多由上焦之热,治宜清火,然有酒色劳倦过度,脉虚而中气不足者,又非寒凉可治,或补心脾或滋肾水,或以理中汤,或以蜜附子之类方可愈也”。病患日久,出现阳虚症状,附子尤当多用。方中用肉桂,如《本草汇言》云:“肉桂下行走里之物,壮命门之阳,植心肾之气,宣导百药,使阳长则阴自行”。可见本案治当以温养为要。方中用适量附子,肉桂导龙入海,引火下行,治疗阳虚所致口舌生疮,效果显著。此外,附子,肉桂既可温化肾阳,促使肾阴上济,心火下降,既能制约方中三黄过于寒凉,使阴阳调和,虚火得平,溃疡得愈。方中重用党参,白术,增用茯苓,有补气健脾作用,合用当归,赤芍,养血活血,增用生地,麦冬,玄参,以增养生津清热之力,合有补气健脾生血养阴,托里生肌之效,以促进口疮之愈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