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承之路

面 瘫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面      瘫


  面瘫中医属真中风,中经络病症,外风范畴。现代医学为面神经炎,系茎乳突孔内面神经的急性非化脓性炎症所致的急性周围性面瘫,或称信耳氏(Bell)麻痹,此病多见,可发病任何年龄,中老年多见,多为一侧性,任何季节均可发病。


一、病因病理


   中医认为发病是由于人体气血不足,面部耳部遭受风寒侵袭,气血痹阻于经络,络脉瘀滞,筋脉失养所致。


   现代医学也认为因受风或寒凉而起病,可能导致局部营养神经的血管因受风寒而发生痉挛,致乳突孔内的面神经组织缺血、水肿、受压迫而致病;或因风湿,致风湿性面神经炎,茎乳突孔内的骨膜炎产生面神经肿胀、受压、血循环障碍而致神经麻痹。


二、临床症状


   病前多有风寒或上感病史,往往在晨起洗漱时发现口角漏水,或进食时,食物存积于齿龈间,闭眼、皱眉不能,闭目不紧,鼓腮时患侧有漏气,不能吹口哨,患侧不能露齿,同侧耳后、耳内、乳突区及面部轻度疼痛,面部僵硬及出汗减少。部分病人有舌前2/3味觉减退。多数病人预后较好。恢复不完全的病人。可出现后遗症,面肌痉挛时口角反向牵患侧,鼻唇沟变深,睑裂减小,原来瘫痪的面积发生不自主的抽动,于情绪激动或精神紧张时更为明显。


 三、辩证论治


1、脉络空虚、风邪入中:


症状:突然口歪眼斜,患侧面部表情动作消失,闭目不紧,鼻唇沟较浅,口较低,不能皱眉,蹙眉,流口水,鼓腮漏气,患侧不能漏齿,部分病人可能有前2/3味觉减退,肯能有面肌痉挛或并测耳后疼痛。


治则:疏风散寒,活血通络


方药:方用牵正散和四物汤加减。白附子、僵蚕、全蝎、制川乌、当归、赤芍、川芎。兼寒者加荆芥、防风、面肌痉挛这加白芍、钩藤;纳少腹胀者加陈皮砂仁;有痰者加浙贝母,竹茹。


2、风寒入络、气虚瘀阻


症状:体虚倦怠,突然口眼歪斜,病侧额纹变浅消失麻木,流口水,鼓腮漏气,或久病不愈,舌质淡,苔薄白,脉细弱。


治则:祛风通络,益气活血


方药:方用牵正散合补阳还五汤加减。药用白附子、白僵蚕、全蝎、黄芪、当归、赤芍、红花、川芎、地龙、防风、羌活、白芷。风寒重者加细辛、麻黄温经散寒通络;有头晕、头胀、易怒者加天麻、钩藤;出现热象苔黄、脉数加夏枯草、黄芩清肝利胆。


 


案例一 刘某,女,21岁,初诊日期:2012年7月15日


   患者入夏习以电扇下睡眠。2天谴早起床后发现左眼闭合不严,刷牙时漏水,左鼻唇沟变浅,右面麻木感,舌前半部感发紧,味觉感差,闭眼、皱眉有轻度困难。查血压正常,舌质红,苔薄白,脉弦。显示风寒中经络所致。诊断:面瘫(右)、中经络,书脉络空虚,风寒邪入中经络。宜疏风散寒,活血通络,药用白附子12g、白僵蚕10g、全蝎10g、蜈蚣2条、荆芥10g、防风10g、当归10g、地龙10g、赤芍10g、川芎10g。首诊5剂,煎服,每日一剂。二诊:诉服药后感明显效果,右眼舒松能闭,皱眉、刷牙漏水有改善,右面部麻木减轻。上方有效,坚守上方7剂。三诊:刷牙已不漏水,右鼻唇沟恢复正常,但舌前半部分还稍感紧,味觉稍差。上方去蜈蚣、地龙,加桃仁10g、红花12g,7剂,继服。月余后,其父来院喜告其女病愈,症状消失,面部已复常


按 语:本病患者盛夏贪凉,习用电扇下睡眠,入睡时气血入里,脉络空虚,风寒贼邪趁虚而袭,风寒入中经络,气血凝涩,遂见诸证,故治当疏风散寒,活血通络。方用白附子去头面之风,白僵蚕、全虫、蜈蚣、地龙,祛络之邪;荆芥、防风疏散风邪,增强祛风寒之力;治风先治血,活血风自灭,加入活血药川芎、当归、桃仁、红花使药力大增。该患者为急性期病人,治疗及时,彰显疗效。


 


案例二:张某,女,76岁,退休干部,出诊2012年10月26日


患者7天前晨起发现口眼歪斜,左面部麻木感,刷牙漱口时口角漏水,鼓腮时漏气,右侧额纹完全消失,左眼睑不能完全闭合,龇牙时面肌歪向健侧,左侧鼻唇沟变浅,不能吹哨,伴耳后轻度疼痛,不发热,四肢活动如常,但感乏力,纳食尚可,二便正常,曾在某医院针灸6天,效果不明显。近月因家务活动较劳累,常感疲劳。体瘦,测血压115/70mmHg,头颅CT摄片未见明显异常,白细胞计数及分类正常。舌质淡红,苔薄白,脉沉细。诊断:面瘫(左侧)。中医证属中风,中经络,风邪阻络,气虚血瘀。治宜祛风通络,益气活血。方宗牵正散和补阳还五汤。选用颗粒剂,首诊药用白附子3gx3包、白僵蚕10gx1包、全蝎3gx1包、制川乌3gx1包、防风10gx1包、白芷6gx1包、羌活10gx1包、1黄芪10gx3包、当归尾6gx1包、赤芍10gx1包、川芎6gx1包、红花5gx2包,地龙10gx1包。7剂,热水冲服,每日一剂。二诊:服药后症状显效,左面麻木好转,嘴歪,口角漏水,鼓腮漏气显著减轻,药获显效,效不更方,继服7剂。三诊:口眼歪斜已不明显,耳不疼了,诸证明显改善,谨感左面稍有麻木感,纳食、二便、睡眠均正常。上方去川乌、地龙、羌活,再服7剂。月余后其老伴嘱共服21剂颗粒冲剂,已完全恢复正常。


按语:本例为76岁高龄女性,体瘦,病前常易感疲劳,舌淡,脉沉。为体虚感受风邪,风寒阻于头面痉挛,经隧不利,肌肤失养,而见口眼歪斜,治宜用,温经祛风散寒,益气活血通络。方用白附子、全蝎、白僵蚕为牵正散,祛风化痰,通络止痉,加用防风、羌活、白芷、以增强温散风寒,祛风通络之功效,并治耳后疼痛。重用黄芪以补气扶正,用桃仁、红花、川芎、赤芍、地龙为补阳还五汤之组方,有补气、活血、通络之效,使风寒邪外逐,以达经络通达,气血流畅,肌肤润养,面瘫获治。


方用制川乌驱寒除湿,又有利通经,更有利散寒除风,是治疗特色。


本例采用颗粒剂冲服,虫类药不需煎煮,有利保存其有效成分;有毒药物如用制川乌不需要另行煎煮减毒性,服用方便简洁。从本例看服用颗粒剂疗效尚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