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承之路

风痰瘀论治偏头疼

 风痰瘀论治偏头疼


           邱保国传承工作室


    偏头痛,又称偏头风、头半边痛、头角痛。其症候特点是头痛偏于一侧,或左或右,或连及齿,疼痛暴发,痛势甚剧,可反复发作,经年不止,痛止如常人。以女性较多,多始于青春期,常有家族史。发作前常有一定诱因,如疲劳、情绪激动、月经来潮等,发作前可有先兆,如视觉闪光、偏盲、暗点,半身麻木等,一般先兆持续15—20分钟。头痛发作呈周期性,每次持续4—48小时,偶达数天。常见的伴随症状有烦躁、恶心、呕吐、畏光、面色苍白等,发作时两侧瞳孔可以大小不等。


    头为“诸阳之会”,“清阳之府”,又为髓海之所在,居于人体之最高位,五脏精华之血,六腑清阳之气皆上注于头,手足三阳经亦上会于头。若六淫之邪上犯清空,阻遏清阳,或痰浊、瘀血痹阻经络,或肝阴不足、肝阳偏亢,或气虚清阳不升,或血虚头窍失养,或肾精不足、髓海空虚,均可导致头痛的发生。李东垣《东垣十书》中将头痛分为外感头痛和内伤头痛,根据症状表现和病机判断,偏头痛应属内伤头痛。


  内伤头痛主要与肝、脾、肾三脏有关。因于肝者,情志所伤,肝失疏泄,郁而化火,上扰清空而致头痛;因于脾者,脾胃虚弱或饮食不节,脾失健运,痰湿内生,上蒙清窍,阻遏清阳而致头痛;因于肾者,多由肾精久亏,髓海空虚失养而致头痛,亦可阴损及阳,肾阳衰微,清阳不展,而为头痛。


    临床体会,辩证治疗偏头痛要抓住内风、痰浊、瘀血三个主要环节。


    内风:头为“诸阳之会”,“清阳之府”,又为脑髓之海所在,五脏六腑之气血上聚于此。内风最易犯头。“诸风掉眩,皆属于肝”,肝失条达,肝阳偏亢,循经上扰清窍,故头痛而眩。治法与外风迥异,治以平肝潜阳,滋填阴精,则水能涵木,阳有所藏而不致上亢。


    痰浊:脾虚生痰,脾失健运,风痰上扰清空,头痛昏蒙,胸脘满闷,纳呆呕恶。治当以健脾燥湿,化痰降逆。


    血瘀:头痛经久不愈,痛处固定不移,痛如锥刺,舌质暗紫,或有瘀斑。淤血阻窍,络脉涩滞,不通则痛。治当以通经活络,活血化瘀。


辨清疾病的病机,认识疾病演变过程,以指导临床,采用扶正祛邪之法,促进疾病恢复。


    案例一:李某,男,36岁,体胖。2008年10月12日初诊。


    患者头痛3年有余,发作以右侧头部为重,伴右前额及眼眶胀痛,经常发作,疼痛难忍,有时出现恶心呕吐,用止痛药效果不佳,每次持续1—3日,常由过劳、受寒或情绪郁怒、失眠所诱发。曾在省、市医院诊断为偏头痛,经中西医治疗未愈。近因工作劳累,情绪焦躁而再次发作。表现为视力模糊,羞明畏光,右侧头部及头顶昏蒙,前额剧痛难忍,如刀割锥刺,痛处有热感,伴恶心。曾用强痛定片、杜冷丁、曲马多止痛,效均不佳。舌质略暗,苔白腻,脉弦滑。诊断:偏头痛。


    辨证:肝阳偏亢,上扰清窍兼痰浊


    治则:平肝潜阳,祛风化痰,解痉定痛


    方药:天麻钩藤饮合玉真散、止痉散随证加减化裁。药用天麻12克 、钩藤12克 、石决明15克 、炒桑寄生10克 、川牛膝15克 、天南星6克 、防风10克 、白附子6克 、白芷6克 、羌活10克 、全蝎6克 、蜈蚣1条


  3剂,日一剂,水煎服,分3次服


    10月15日 二诊:服上药后,头痛明显好转,羞明畏光消失,恶心亦平,睡眠改善,但有时还头痛伴轻微脑胀。上方去天南星、炒桑寄生、防风,再服3剂。


    10月18日 三诊:头痛、头胀消失,偶有失眠。一般状况改善,舌质红,苔白稍腻,脉弦。此后病情稳定,多年未复发。


    按语:本例属内伤头痛,肝阳偏亢,肝失条达,循经上扰清窍,诸风掉眩,内风最易犯头痛,故首选天麻钩藤饮加减,选用天麻、钩藤、石决明平肝熄风潜阳,桑寄生补益肝肾,牛膝引血下行。本患者昏蒙,苔白腻,脉弦滑,尚有痰浊治病,故合用玉真散,方中白附子、天南星祛风化痰,解痉止痛,羌活、防风、白芷祛风散邪,天麻祛风解痉且熄风平肝。兼用止痉散(全蝎、蜈蚣)合用以增强祛风止痉作用。综观全方共奏平肝潜阳,祛风化痰,解痉定痛作用,使偏头痛得愈。


    案例二:邹某,男,56岁。2012年10月21日初诊。


    患者头痛3年有余,近年不断加重 ,发作时痛不欲生,痛在头顶不移,痛如锥刺,甚则用手击头,或捶胸顿足, 抱头呼号。曾到多家医院,服用止痛药、安眠药、打止痛针,效果不明显,纳呆,眠差。血压不高。2011年8月曾有心电图提示轻度心肌缺血,偶有胸闷。诊见:体胖,舌质暗,有瘀斑、瘀点,舌薄白,脉沉涩。


    诊断:偏头痛
  
    辩证:痛久入络,瘀血头痛


    治则: 活血通络,化瘀止痛


    方药:血府逐瘀汤合止痉散加减化裁。桃仁10克、 红花10克、 川芎10克、 赤芍10克、 当归10克、 生地10克、 川牛膝15克、 枳壳10克、 柴胡10克、 全蝎10克、 炙蜈蚣2条(研末)


    3剂,日一剂,水煎服。


    10月24日 二诊:头痛明显减轻,饮食增加,睡眠改善。上方加炙僵蚕6克、蔓荆子10克、细辛3克,续服3剂。


    10月27日  三诊,头痛消失,生活如常  要求再服用3剂,以巩固疗效。


    按语:该患者病日久,头痛程度可谓甚矣。“久病入络”,“久病必瘀”。清代医家王清任大倡瘀血之说,《医林改错*头痛》论述血府逐瘀汤证时说:“查患头痛者无表证,无里证,无气虚、痰饮等证,忽犯忽好,百方不效,用此方一剂而愈”。本例用血府逐瘀汤方以桃仁、红花等为君药;以当归、川芎、赤芍等为臣药,以增强活血化瘀的药力;生地凉血清热,合当归以养阴血,使祛瘀而不伤正;柴胡、枳壳疏肝理气使气行则血行;牛膝活血祛瘀,并能引淤血下行而清;枳壳  宣降胸中气机。诸药共奏活血祛瘀,使络脉畅通,通而不痛,头痛得消。方中用止痉散(全蝎、蜈蚣)熄风止痉,通络止痛,以增强祛风解痉作用,并加用僵蚕这些虫蚁搜剔之品,更加强熄风祛风、散结止痛作用;加细辛芳香通络、辛散定痛;蔓荆子能散风热、清利头目,为治疗偏正头痛之至品,以助其治头痛效力。